岚爷世界第一

想给世界带来希望!

普通不过的世界征服。

【切爆一百题】记忆碎片7 57棒

个性测试

“说起来,爆豪的个性有多大的强度呢?”切岛托着脸,在晚饭后的餐桌上这么问道。

“很强。你知道这个就行了。”

“我想知道能不能突破我的硬化。”

“肯定可以。”

“那要不要来试一试?”

“不要。”

切岛对手臂用了硬化,看着爆豪。

“我说了不要。”

爆豪有点生气,侧过头不看他。

“为什么嘛,把握下力度就行了。”

“不要。”

切岛很迷茫。

“连这种可能性,我也不想有。”

“可能性……”

“让你受伤的可能性!呆瓜!”

说完,爆豪红着脸气冲冲地走了。

【切爆一百题】记忆碎片6 56棒

羽毛球

爱好运动的切岛和爆豪报名了运动会的羽毛球比赛,因为是同班,所以分到了队友。

比赛现场。

“哦哦爆豪这个球接得好啊。”

“爆豪小心啊!”

“给我闭嘴!”

“说起来爆豪,别紧张啊!”

“明明你不也在比赛,为什么要劝我别紧张啊。该死!走神了!”

……

在这种切岛不断的唠叨声中,爆豪的比赛当之无愧地输了。

爆豪气得不断揉搓切岛的头发。就差炸他了。

“你话怎么这么多!!”

“因为我担心你嘛……而且你确实接的很好嘛……”

沉默。

“……算了。回家。”

【切爆一百题】记忆碎片5 55棒

彩虹

学校新装了雾森系统,营造出一种类似西游记拍摄现场的气氛。

最厉害的是,这玩意设置在回寝室前面的小花园里面,每次回寝室都有一种皇上回宫的错觉。

今天中午,切岛和爆豪吃饭吃的太开心,不小心错过了回寝室的时间,被宿管大妈锁在了外面。

撒泼不管用,切岛拉住爆豪,二人索性坐在了花坛边儿上,背靠背昏昏欲睡。

阳光给爆豪的睫毛披上了金色的辉光,切岛感觉胸口暖暖的。

没有睡着但是迷迷糊糊的爆豪突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拍了拍切岛的肩膀。

“快看,快看,切岛,是彩虹啊。”

他微微笑了笑,切岛没看彩虹,却看爆豪看得发了呆。

【切爆一百题】记忆碎片4 54棒

三人行

切岛,爆豪和电气一起去街上给班里采购劳务用品。

当然,可以顺便逛逛街。

心情超好的电气东看看西看看,正准备唠嗑,发现二人自顾自走到前面去了。

“啊喂!你们两个,也等等我啊!”

电电嘟囔着小跑着过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人<”切岛急忙想安慰电电,却发现爆豪拉着他的手并没有放开。

心脏漏跳一拍。他只好回过头。

“切岛!那边的零食店……诶?人呢?”

回过头来,二人早就在卖对戒的路边摊停下来许久了。

电电很无奈。

“下次再也不跟你们两个出来玩了1551!”

【切爆一百题】记忆碎片3 53棒

眼镜

爆豪觉得最近看不清楚切岛了,而且也看不清黑板。

他清楚自己近视了,但是他不想去配眼镜。

“像个书呆子。”他这么解释。

但是在切岛的劝说下,还是一起去了眼镜店,切岛买了副很夸张的墨镜,他配了副圆框眼镜,坐在凳子上闷闷不乐。

眼前的c字视力表清清楚楚,切岛的脸也清清楚楚,但是他就是不开心。

我可是超级完美的!不需要这种束缚的东西!

切岛摘下他的眼镜,吻上了他的眼睛。

“爆豪怎么样都很可爱啊。”

【切爆一百题】记忆碎片2 52棒

叠被子

爆豪胜己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连被子也要百分百整齐,棱角分明。

相比之下,切岛的被子就松松垮垮的,像是面包一样。

早上起来,两人叠好被子之后去洗漱,爆豪满口牙膏沫言语不清地嘲笑切岛。

“连被子都学不会怎么叠!”

切岛很生气。于是重新叠了一遍。

这次连面包都不是了。更加没法看了。

爆豪也很生气。于是他叠了一遍示范给切岛看。

切岛试了试,觉得挺简单,好像确实好看了点。

但是这在爆豪看来一点都不完美!爆豪气冲冲地指着被子。

“这个角明明就不直!”

叹了口气,最后爆豪按自己的要求给切岛叠好了被子。

【切爆一百题】记忆碎片1 51棒

喝水

爆豪胜己喜欢吃辣椒。

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喜欢吃辣椒。而是无辣不欢的类型。而且他还经常因此上火。

所以,同居以后,切岛在爆豪吃完辣椒以后,总是催他泡茶。

“爆豪,你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喝水。”

“烦死了,这种事,还需要你来提醒?”斜眼看了看委屈兮兮的切岛,爆豪突然感到一丝愧疚。

然后瞬间生起气了。

“你看好了。”

说着爆豪拿起了一整个白开水凉杯,一口气喝完了。

“……真有男子气概啊!!”

【切爆】银尘3

  侧过身去开了一枪引诱敌人射击,却看到了迎面丢来的榴弹,正想着可能会就此死亡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搂回来抱紧,就此挡过了这轮爆炸。硬化的皮肤几乎把他割出血来,但他居然感到少有的安心。
  “浑蛋,你他妈追过来干什么。”
  “回去吧,我带你走。你干不过他们,现在你总该知难而退了。”
  “你不了解我吗?这么多年,我决定的事儿你劝我撤回?”一个点射敲掉突进的几个敌人,爆豪拿脚勾回来敌人的枪支,丢掉自己的枪。
  马上就快弹尽粮绝了,支援还不到。这下想活也活不成了,只好跟你这个傻子死在一起。
  “切岛,你胳膊有伤,先躲到后面去,拿我的枪,防身用吧。”
  “真好啊,爆豪。这辈子认识你,我他妈死而无憾了。”
  “别说得这么恶心。”
  几轮防御之后,敌人的火力开始渐渐集中,越来越无法抵挡。爆豪伸出枪管去,这一次一枪打中了他的右手。
  “他妈的……该死……啊……”换上不常用的左手,爆豪的射击变得不稳定起来,血还在不停地流,右手可能是废了。
  这下完蛋了。
  “爆豪!”切岛着急地冲过来,“你怎么样!对不起,我什么都帮不上……”
  “听我说。杀了我。”
  “……!?”
  “傻子,我叫了援兵,这会他们应该已经从侧翼突入了。杀了我,跟他们投降,一会就会有人来救你。”
  “不可能。就算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块儿!!”
  “……你这个傻逼!!……这辈子,没白交。”
  说完,爆豪冲了出去。
  以s形的走位间接躲在集装箱后面,但是右手又受了一枪,冲着敌人打出了最后一发子弹,他在箱子后面大笑。
  吾命休矣。
  就这样吧,欠命还命。这辈子他再也不用背着杀人犯的名字生活了。我拿手捧起阳光撒在你身上,可别死了。
  切岛冲了出来,把他抱紧在怀里,但他仍然大笑着,笑里带泪。
  “好险好险。好险哦——”
  近在咫尺的敌人被打飞了出去。接着,以常人无法到达的速度,年轻的探长在空中反转身体躲过了子弹,三发手枪子弹个个命中眉心。打完手枪里的几发子弹,他掏出匕首横在己方火力压制下的黑帮余党——龙的老大的脖子上。对方毫无防备,顿时慌了手脚。
  “没事了没事了——啊,不好意思,你还是先躺一会。”反向拿着匕首的柄狠狠敲击了颈部,对方毫无抵抗的晕了过去。
  见首领被挟持,部下们心神不宁,没多久就战线崩溃。“武装实力还算合格,但是部下们太缺乏训练了啊。下次要好好反思哦?啊,是下辈子。爆豪呢?爆豪胜己!叫医生来快点!”
  松了一口气,失血过多的爆豪晕了过去。
  “爆豪!爆豪!”
  别叫了。我他妈没事。
  5.
  一切结束之后,探长带着一束百合来看望爆豪胜己。切岛自然趴在床边,看来是熬了一宿。
  哼着小曲儿放好了百合花,也不管合适不合适就搁在了爆豪床头。他的动作弄醒了二人。
  “啊,你醒了啊,这次之后可能要退役吧?毕竟手……唔,我可以通融下派你去做文案什么的。虽然很乱来,但是也算完美地完成任务了嘛。”
  “探长也算真是太乱来了,这次搞不好被处分啊。”
  “没事,我可是靠着乱来当上探长的。哦,对了,现在警局对个性持有者有聘用优待哦,可以把你们安排在一个组里,要考虑吗?”像是推销东西一般草率地谈着工作的事情,切岛不是很喜欢这个家伙。
  “不行。我不允许他去。太危险了。……至于我,转业去做健身私教就好。”
  “啊!不错的工作嘛。但是他没有生活来源吧?”
  “这个,我自有办法。”左手拍在切岛肩膀上,“去做拳击陪打吧。”
  “哦!这个我做的来啊!!”
  “那么,我先走了,好好休息哦。工作的事情,那之后再说吧。”
  ……
  病房中,二人突然沉默下来,只剩下眼神的交汇。
  想说的话,是否已全部蕴含在话里了?
  轻轻呼唤你的名字,正如你如此呼唤我。
  连同未曾说出口的感情一起,就这样一直下去就好。

それぞれに今を歩いてる僕らが笑えるように
为了活在当下的彼此能相视而笑
生きている意味を確かめあいながら進めるように
互相确认生存意义并能继续前进
名前を呼ぶよ あなたの名前を
我会呼唤名字  呼唤你的名字
あなたがあなたでいれるように
愿你能坚持做你自己
悲しみに暮れてあなたの涙がこぼれる時
当你悲痛欲绝 泪流满面之时
寂しさに溢れた心が萎んでく時
当你孤独寂寞 心力憔悴之时
名前を呼ぶよ あなたの名前を
我会呼唤名字  呼唤你的名字
僕の名前を呼んでくれたみたいに
就像你曾呼唤我的名字一样
深く息を吸い込む
深深吸一口气
呑み込んで空に放つ
吞咽下去 吐向天空
誰もが幸せになれる
无论是谁都能获得幸福
信じてもいいかな
这样相信也可以吗
 

【切爆】银尘2

砰!!——
  巷子很偏僻,基本没什么人会注意到这一声枪响。
  “浑蛋!你他妈为什么打自己!!”
  子弹贯穿了切岛的右肩,伤口在流血,切岛不觉得疼,却不断地想哭。
  真倒霉,这一生就哭了三次,第一次在出生的时候,后面两次都对着爆豪胜己这个家伙。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在哭些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在一切结束之前,爆豪,请你记住我的名字,记住我是背着责任死去。即使我一生永留骂名,只要有你能记得我,我就不后悔。
  像上次一样,爆豪绝对地信任着切岛。他不相信这是真的,这一切反常举动更让他相信这背后另有原因。
  他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即使是可笑的信任,他也非要一股脑全给予他。
  “哈……蛮疼的。”
  “废话。”
  “但是,这下监听器就坏掉了。”
  “……监听器?”
  “爆豪,虽然我已经打算去死,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有话想对你说清楚。”
  “说吧。”
  “我没有杀人。”
  “我相信你。但你为什么要逃?”
  “我家的家人赌博输了钱,借了高利贷,他们逼我顶包,不然就逼我们还钱。不还的话,就要杀我的家人。”
  “……这种事……把他们都杀了不就好了?!”
  “爆豪!你坐下!别冲动。这样只能是去送死,根本没有意义。他们是本地有名的黑帮!但我受够逃亡了,死之前还能见到我的兄弟,我已经满足了。”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他们都干掉!!”
  “爆豪!!你冷静点!……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怕死。我不能再失去你!这份罪孽我去地狱也赎不清。再陪我说说话吧,然后,当做没看见我,求求你了。”
  该死……别这样……别用这样的话啊……
  你不是……男子汉吗……你怎么能说这样低三下四的话!!
  “我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送死之前,帮我传递出去吧,说不定你还能升迁呢。哈哈。”
  “啊,喂喂,抱歉打断一下,是爆豪吧?”
  “……!探长……”糟糕,刚刚太着急,忘了拔掉耳机了。
  “啊,没关系没关系。我虽然听到了,但是不会说出去的。你听我说,这个帮派是当地的’龙’,我们已经盯了好久了。……抱歉啦,这次派你也是觉得只有你能套出这样的情报来。别动了哦,就这样制服犯人,接下来我会派人去接人的。”
  “抱歉……虽然是自私的要求,可以带我一起执行肃清任务吗?”
  “不行哦,这样的你有保持冷静思考的能力吗?看,没有吧。”
  “……我明白了。那么,违反条例地,我会自己去。作为’爆豪胜己’,而不是一名警察。”
  “啊——这样可不太好哦?会被开除,追究刑事责任,这样也没问题吗?”
  爆豪胜己扯下耳机,踩在脚底,碾碎。
  如果无法沐浴光明,那么就把我当做光明的追寻者和殉道者,燃烧殆尽也无所谓。
  “切岛,他们可能发现是你说出来的,所以,别和我一起,去警局那里等着,我有办法。”
  “我疯了吗?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去送死!”
  “我还不想死。”爆豪甩给他一个微笑,“滚吧。蠢东西,自己的生活料理不好,也不知道求助别人,这就是你所谓的男子气概?”
  切岛伸出的手僵在原地,然后再不说话。
  “我不会死。我会回来找你。听着。我会回来找你的。在那之前,先去警局待着,你不会有事。胡探长是个好人。”
  简单地给切岛处理了伤口,爆豪带上早上提前取好的枪械,准备正面突入。
  只是,他没看到偷偷跟过来的切岛。
  他当然不傻,提前半小时给探长发过了定位消息,探长不可能坐视不管让他打草惊蛇。简单地叙述了自己的进攻计划,探长不同意也没办法,只能被迫协助爆豪的进攻。
  今晚他们将携款潜逃。这可是,收网的好时机。
  明知可能会死,但是他没法坐视不管。
  什么最悲伤?美人迟暮,壮士断腕。看到现在的切岛,这份心情只好用他们的血来偿还。
  来吧,成为我脚下的尸体,拿你们的血洗干净他受伤的心灵。
  穿着马丁长靴的爆豪一脚踹开废旧工厂的大门,打出一梭子子弹后迅速侧翻躲进集装箱的丛林。只要胁迫今晚交易会面的首领,一切都好办了,只是火力肯定会更猛,会死吧。
  拼了命,值得吗?
  值得。
  只要回想起中学时代的那件事……
  3.
  “爆豪,下午一起去水库玩吧?反正放学之后没事,不如去抓鱼玩。”
  “水很深的,你会游泳吗?”
  “嗯。爆豪不会吗?”
  “……嗯。”
  “没事,我们去浅水区玩,图个凉快嘛。”
  “真拗不过你。”
  ……
  浅水区的水确实很浅,但是水里有不少尖利的石子和玻璃碴子,爆豪不打算下去,所以他在旁边拿着小树棍蹲着划水。
  带着绿叶细弱的树枝在澄明的水里折射成两节,平静下来之后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爆豪的脸颊,和他同样澄明的双眼。
  爆豪看得入了迷,伸手去触摸那水中的自己。
  “啊!”
  是切岛的声音。他猛然站起,切岛不知被什么绊住了,像是失去平衡的样子。在这里摔倒可能会扎得鲜血淋漓,爆豪赶紧起身下水去扶他,一脚踩在了刚刚映出脸颊的地方,但那里似乎有水草,一下把爆豪滑倒了。
  站在小瀑布旁的爆豪掉下去一定会进入深水区,而这样复杂的水况就是善于游泳的人也未必能成功上岸,别说是爆豪了。
  向着下游的瀑布看了一眼,爆豪拼命想抓住点什么,但他摔进了水里。似乎是切岛不顾一切扑过来的呼喊,他已经听不太清楚了,水冲进鼻腔和耳朵,想要呼吸却喝了一大口水,呛进气管,引起一阵阵缺氧的钝痛。迎着射进水里的七彩阳光,爆豪下意识伸出了手。
  迎着他的手的,是一只鲜血淋漓的手,一把拉起了他的手,如此坚定。
  正如今天的我,想要白痴一般地拯救你。